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中国政治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学生论文公示】关于“世纪之谜”的补充证论与说明

时间:2019-08-18 20:41来源:未知 作者:闫境华 点击:
摘要:劳动生产率提高使得单位商品的价值量下降的同时,单位商品的纸币价格却得以提高,这种被称为“世纪之谜”的现象并没有违背劳动价值论。单位纸币所代表的价值量与社会总产品的价值量成正比,与流通中纸币数量与平均流通次数的乘积成反比,并且有着不断下降的趋势。当考虑单位纸币所代表的价值量的变化时,单位商品的价格的变化实际上并不意味着单位商品价值量的同步变化。单位商品的纸币价格所代表的价值量的变化仅仅取决于劳动生产率的变化,即取决于商品价值量的变化,正是从这层意义上讲,在“世纪之谜”表象的背后,商品的价格围绕着价值量上下波动,并不违反价值规律。
关键词:“世纪之谜”;劳动生产率;价值量;纸币价格
Abstract: The increase of labor productivity makes the value of unit goods decrease, but the price of paper money per unit of goods has been raised, and this phenomenon, known as the "mystery of the century", does not violate the theory of labor value. The value represented by unit paper money is proportional to the value of the total social product, inversely proportional to the product of the quantity of paper money in circulation and the average number of circulation, and has a declining trend. When considering the change of the value value represented by unit paper money, the change of the price of unit goods does not actually mean the simultaneous change of the value of unit goods.The change of the value represented by the price of paper money per unit of goods only depends on the change of labor productivity, that is, depends on the change of the quantity of commodity value, it is in this sense, the price of commodity fluctuates around the value quantity, and does not violate the law of value. 
Keywords:"Mystery of the Century";Labour productivity;The Amount of Value;Paper Prices

一、本文的研究目的
本文所谓的“世纪之谜”,是指新古典经济学家对马克思劳动价值论与价值规律提出的一个质疑。新古典经济学家认为,随着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根据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单位商品所包含的价值量是在降低的,如果价值规律发挥作用,即商品的价格围绕价值上下波动,那么商品的价格也应当下降,可是,现实的经济社会中,商品的价格却呈现出不断上涨的趋势,因此新古典经济学家认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无法解释现实经济社会,要么是劳动价值论出现了问题,要么是价值规律有问题。新古典经济学家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这一质疑被称为“世纪之谜”。
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中,价值规律包含着两个重要的内容。第一点是价值决定,商品的价值量取决于生产商品所需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第二点是等价交换,商品按照各自的价值量进行等价交换,价值规律的表现形式为,商品价格围绕着商品的价值量上下波动。在现实的经济社会中,一方面,经济的平稳运行,总是伴随着一定的通货膨胀率的存在,各种商品的价格从整体上看,长期内有着不断上涨的趋势。另一方面,由于生产技术水平的提高、生产资料利用效率的提高、组织管理水平的提高,单位商品的价值量是不断下降的。单纯从数值上看,商品价格的不断提高与商品价值量的不断降低似乎是相悖的,即似乎存在着“世纪之谜”,但是如果将单纯的数值区分为“绝对量”与“相对量”,那么所谓的“世纪之谜”将不复存在。
白瑞雪、白暴力在“劳动生产率与使用价值、价值和价格变化的辩证关系”一文中[2],将商品的价格以“相对量”的形式表示,大体解决了所谓的“世纪之谜”,但是这一证明过程在两个方面需要加以补充:第一,单位纸币代表的价值量取决于哪些因素;第二,在价格提高与价值下降的同时,如何说明商品的价格仍然是围绕价值量上下波动。本文在白瑞雪、白暴力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对这两点进行论证,并对“世纪之谜”有关问题加以补充说明。
二、金属货币价格、纸币价格与劳动生产率的关系
“世纪之谜”绝不是为了丰富与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而提出的,其本身是对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一种质疑。对“世纪之谜”加以澄清,是论证劳动价值论真理性的必然要求。对于这一问题,不少学者进行了卓有成效的论证。其中,白瑞雪、白暴力的论证过程指出了金属货币价格、纸币价格与劳动生产率的关系。
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商品价格决定理论中,商品的价格是其价值的货币表现形式。当货币采取金属货币的形式时,商品的价格由商品的价值量相对于货币的价值量的相对量决定;当货币采取纸币的形式时,商品的价格由商品的价值量相对于或货币代表的价值量的相对量决定。从这一理论出发,由于金属货币的价值量与纸币所代表的价值量在发生变化,因此完全有可能在单位商品的价值量降低的同时,实现商品价格的上涨。白瑞雪、白暴力从金属货币本位与纸币本位两个角度论述了商品价格与劳动生产率变化之间的关系。本文首先建立新的模型对这一论证过程进行简要阐述。
(一)金属货币本位商品价格与劳动生产率变化之间的关系
本文的金属货币本位,仅指黄金本位,并且为了简单起见,本文将各种各样的商品抽象为一种商品。本文所建立的模型与白瑞雪、白暴力所建模型主要有两点不同:第一,本文假设只有一种商品;第二,再补充论证时本文假设社会总劳动时间不变。
本文用p表示单位商品的价格,用w表示单位商品的价值量,用g表示单位黄金的价值量。单位商品的价格可用等式(1)表示。
                                                  等式(1)
单位商品的价值量取决于生产商品所需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长短,与生产该商品的劳动生产率成反比。用fw表示商品的劳动生产率,即单位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内生产的商品的数量;用fg表示黄金的劳动生产率,单位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内生产的黄金的数量。则单位商品的价值量可以用等式(2)表示,单位黄金的价值量可以用等式(3)表示,单位商品的价格可以用等式(4)表示。
                                                 等式(2)
                                                 等式(3)
                                              等式(4)
由等式(4)易知,在金属货币本位下,单位商品的价格是由黄金的劳动生产率与商品的劳动生产率之比决定的,这是一个相对量。单位商品的价格与生产金属货币的劳动生产率成正比,与生产该种商品的劳动生产率成反比。于是,商品的价格变动,同时取决于黄金劳动生产率的变动与商品生产率的变动。
第一,当仅仅是商品的劳动生产率提高,而黄金的劳动生产率保持不变时,单位商品的价格下降。
第二,当仅仅是黄金的劳动生产率提高,而商品的劳动生产率保持不变时,单位商品的价格上涨。
第三,当商品与黄金的劳动生产率同时提高,但商品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幅度大于黄金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幅度时,单位商品的价格下降。
第四,当商品与黄金的劳动生产率同时提高,但商品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幅度小于于黄金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幅度时,单位商品的价格上涨。
因此,通过将单位商品的价格表现为相对量,即表现为黄金劳动生产率与商品劳动生产率这两个绝对量的比值,在上述第四种情况下,单位商品的价格可以在劳动生产率提高的情况下出现上涨。
(二)纸币本位商品价格与劳动生产率变化之间的关系
由于纸币本身不是商品,没有价值,因此纸币不存在相应的劳动生产率问题。但是纸币之所以能够购买到商品,是因为它能够代表一定的价值量。一定面值的纸币到底能够代表多大的价值量,至少受到待售社会总产品的价值量与流通中纸币的面值总量这两个因素的影响。
假设一年内流通中待售商品的总数量为qw,一年内流通中金属货币平均流转n次,流通中所需的金属货币的数量为qg。qg可用等式(5)表示。
                                                等式(5)
假设发行并投入于流通中的纸币总量为qc,一年内流通中纸币平均流转m次,单位纸币所代表的价值量为c,参照金属货币流通公式,c可以用等式(6)与等式(7)表示。
                                                等式(6)
                                                等式(7)
不论是等式(6)还是等式(7),都可以发现单位纸币所代表的价值量与纸币的流通速度成反比,与流通中纸币的总量成反比。根据等式(6),单位商品的价格可用等式(8)表示。
                                   等式(8)
在等式(8)中,单位商品的价格与纸币的流通速度成正比,与流通中纸币的数量成正比,与待售商品的总量成反比。在等式(8)中,没有体现出商品的劳动生产率,换句话说,似乎单位商品的价格与商品的劳动生产率没有关系。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是,在等式(6)中,我们将单位纸币代表的价值量直接与单位商品的价值量挂钩,即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单位纸币代表的价值量与单位商品的价值量成正比,这就使得在等式(8)中,单位商品的价格并不随商品的价值量变动而变动,进而不受商品的劳动生产率影响。
假设只有一种商品,那么社会总商品的价值量仅仅取决于劳动时间的总量,与劳动生产率无关。尽管这种假设与现实经济社会不太相符,但这样的简化处理可以让我们更清楚的看到所谓“世纪之谜”的本质。
三、关于“世纪之谜”的补充论证
在假设整个经济社会只有一种商品、并且社会总劳动时间不变的基础上,本文对“世纪之谜”在两个方面进行补充论证:第一,单位纸币代表的价值量取决于哪些因素;第二,在价格提高与价值下降的同时,如何说明商品的价格仍然是围绕价值量上下波动。
在上一节中,我们论证了纸币流通规律在本质上并没有脱离金属货币流通规律。但是必须指出的是:单位金属货币的价值量取决于金属货币的劳动生产率,而单位纸币所代表的价值量则取决于多种外界因素。这就是说,金属货币价格能够直接表示单位商品的价值量,但是纸币价格无法直接表示单位商品的价值量。较高的纸币价格完全可以对应较低的价值量,至于这一纸币价格到底表示多大的价值量,取决于单位商品的价值量本身。因此,本文论证的核心在于,劳动生产率提高时,单位商品的价值量下降但其纸币价格提高的同时,纸币价格所表示的价值量仍然等于商品的单位实际价值量。
假设社会总劳动时间不变,商品的劳动生产率提高为原来的两倍,即fw2=2fw1,由于单位商品的价值量与劳动生产率成反比,这就使得w1=2w2,假设全部产品为待售商品。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使得商品的数量变为原来的两倍,即qw2=2qw1,待售社会总产品的价值总额为qw2w2,并且,qw2w2=qw1w1。假设原来流通中纸币数量为qc1、纸币平均流通次数为m1、单位商品的纸币价格为p1、单位纸币所代表的价值量为c1;现在流通中纸币数量为qc2、纸币平均流通次数为m2、单位商品的纸币价格为p2、单位纸币所代表的价值量为c2。其中f、w、q、m为给定的常数,而p与c为待求的变量。
原来单位商品的纸币价格p1、单位纸币所代表的价值量c1分别可用等式(9)与等式(10)表示;现在单位商品的纸币价格p2、单位纸币所代表的价值量c2分别可用等式(11)与等式(12)表示。
                                               等式(9)
                                              等式(10)
                                             等式(11)
                                             等式(12)
从等式(9)与等式(11)可知,单位商品的纸币价格在表达形式上与单位商品的价值量以及单位货币所代表的价值量无关,这一点与等式(8)是相一致的。现在结合等式(9)与等式(11)考察单位商品纸币价格的变化,现在的价格与原来的价格之比可用等式(13)表示。
                              等式(13)
由等式(13)可知,当流通中纸币数量与平均流通次数不变时,劳动生产率变为原来的两倍使得商品数量变为原来的两倍,从而使得单位商品的价格变为原来的一半。但是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并不意味着单位商品的纸币价格必然下降,当流通中纸币数量与平均流通次数的乘积提高的倍数大于2时,单位商品的纸币价格就会得以提高。
从等式(10)与等式(12)可知,单位纸币所代表的价值量与社会总商品的价值量成正比,与流通中纸币数量与平均流通次数的乘积成反比。在假定社会总劳动时间不变,即社会总商品的价值量不变的条件下,单位纸币所代表的价值量仅仅与流通中纸币数量与平均流通次数的乘积成反比。现在结合等式(10)与等式(12)考察单位纸币所代表的价值量的变化,现在所代表的价值量与原来所代表的价值量之比可用等式(14)表示。
                                等式(14)
本文所要论证的是,不论劳动生产率、商品总数量、流通中纸币数量与平均流通次数等发生何种变化,单位商品的价格所代表的价值量总是与其本身的价值量相等。首先,结合等式(9)与等式(10)可证明原来单位商品的的价格所代表的价值量与其本身的价值量相等,用等式(15)表示;其次,结合等式(11)与等式(12)可证明现在单位商品的的价格所代表的价值量与其本身的价值量相等,用等式(16)表示;最后结合等式(13)与等式(14),或者结合等式(15)与等式(16)可证明单位商品的的价格所代表的价值量的变化仅仅取决于劳动生产率的变化,用等式(17)表示。
                                   等式(15)
                                  等式(16)
                                       等式(17)
等式(15)、(16)、(17)即证明所谓的“世纪之谜”是不存在的。单位商品的价格的变化实际上并不意味着单位商品价值量的同步变化,单位商品的的价格所代表的价值量的变化仅仅取决于劳动生产率的变化,即取决于价值量的变化,正是从这层意义上讲,商品的价格围绕着价值量上下波动。
四、“世纪之谜”有关问题的补充说明
(一)金属货币的价值量
金属货币是固定充当一般等价物的商品。执行流通职能成为金属货币特殊的使用价值,但是这种特殊的使用价值使得金属货币并不在流通中被消耗掉,进而使得金属货币的再生产过程与一般商品不同,甚至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再生产过程,这就使得金属货币的价值量变得难以衡量。
金属货币不仅仅具有商品的特性,还具有资源的特性。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是货币天然是金银,不论是在成为货币之前,还是在成为货币之后,金银都与铜铁铝一样,是一种资源的存在。换句话说,金银并不像其他商品一样,可以被大量地生产出来,而只能像铜铁铝一样,只能被开采与冶炼出来。但是,铜铁铝等资源的物理化学性质,又决定了他们在经济社会中的作用更接近于一般商品。一般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可以通过对实际生产状况的观察与计量,真实的感受到,而金银开采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是相对模糊,并且不完全取决于开采技术的高低;一般商品在经济社会的运行过程中,不断地被消耗,又不断地被再生产出来,而金银除了少量的丢失与新增的开采之外,便无需也无法利用现有的生产技术进行生产,因而也无需考虑手中的金银到底要消耗多少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才能被再生产出来;一般商品在经济社会中,其使用价值最终被消耗掉,而金银不存在被消耗掉的使用价值,即使碾碎一个金银制品,碾碎的也并不是金银本身,因为无论如何碾碎,金银仍然是金银,其使用价值还在。
很难说在一次买卖过程中,商品所包含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等于货币所包含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在多次买卖过程中,等量货币购买到的商品所包含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是一致的。因此,最为准确的说法是商品的价值量与金属货币所代表的价值量相等,从这个意义上讲,金属货币与纸币一样都是代表一定的价值量,只不过纸币完全无价值而已。
(二)金属货币本位退出流通领域的必然性
首先,如果说在任何一次交换中,金属货币的价值量都必须与相应商品的价值量相等,那么金属货币本位退出流通领域是必然的;其次,即使在交换中,金属货币仅代表一定的价值量,金属货币本位退出流通领域也是必然的。
马克思对于货币的定量分析主要是流通中所需的货币量应当为多少的问题,即执行流通手段职能的货币量等于商品价格总额除以同名货币的流通次数。“随着商品流通在范围、价格和速度方面的经常变动,流通的货币量也不断增减。因此这个量必须能伸缩,,,为了使实际流通的货币量总是同流通领域的饱和度相适应,一个国家的现有的金银量必须大于执行铸币职能的金银量。这个条件是靠货币的贮藏形式来实现的。”[3]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假设即使将全部金银量都用于铸币,并且将全部铸币投入流通领域,也满足不了流通中所需的货币量,那么,金属货币本位就面临着退出流通领域的危险。
首先,假设金属货币与商品之间的交换始终严格按照等价交换,这一方面会造成金属货币实际购买力的提高,另一方面必将使得金属货币无法满足流通中所需的货币量。第一,随着金银资源开采的殆尽,开采金银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长期来看是增长的,而随着生产力水平的不断提高,商品的价值量是在不断降低的,因此金属货币的购买力长期来看是增长的,换句话说,一定重量的金属货币将来能够买到更多的使用价值。既然如此,一心追求使用价值的买方,就有理由紧抓货币,不轻易将其投入流通之中。尤其是在生产力水平提高较快的时期,不仅单位商品的价值量下降很快,对金银的需求与大量开采,使得开采金银所需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增长也很快,金银的购买力提高得十分迅猛。第二,随着金银资源开采的殆尽,经济社会更多的劳动时间用于生产一般商品,而非金银的开采。这必然使得金银商品所包含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在总商品所包含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中的占比越来越小。由于货币出现以后,商品世界分化为商品与货币两级,假设作为一极的货币太少,其存量总量都无法达到流通中所需的货币量的要求,为了保证商品交换的顺利进行,此时要么持续打破等价交换,要么创造出新的交换媒介。
其次,假设金属货币与商品之间的交换并非严格按照等价交换,那么随着金银相对于一般商品越来越稀缺,金银的购买力将不断提高,并且这种提高的速度主要取决于生产力水平提高的速度,金属货币的这种购买力的增长,将会导致经济社会的巨大不确定性,并最终将因为金银的过度短缺而造成严重的经济问题。
从以上的分析可知,资本主义带来的巨大的生产力进步,使得金属货币本位越来越不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一方面,相对于有限的金银量,商品交换的充分展开使得流通中所需的货币量越来越得不到满足;另一方面,相对于有限的金银量,商品实物总量迅速的增长使得金属货币购买力不断提高。解决金银量短缺的方案主要有两种。第一,开采更多的金银量;第二,以金属本位为基础创造出更多的信用工具,例如中国宋朝发行的交子、欧洲17世纪发明的银行券。第一种方案由于金银资源的属性而无法实现。第二种方案作为一种尝试,在历经几百年之后最终抵不过资本主义所带来的生产力的巨大进步,实际上,只要信用工具与金属货币挂钩,金属货币的短缺性就一定会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而逐渐严重,以致最终退出流通领域。
(三)纸币价格变动的影响因素
纸币本位代替金属货币本位具有其必然性,当银行券取缔与金银的兑换关系时,银行券就演化成为了纸币,现代社会的无现金支付只是纸币流通形式的丰富化,本质上属于纸币流通。在纸币价格体系下,金属货币退出流通领域,纸币对金银的购买,成为对一般商品的购买,而并非两种形式货币之间的兑换。纸币与金银脱钩,并且纸币的制造成本极低。但是,纸币价格实际上并非与纸币发行量严格成正比,也并非严格与待售社会总产品的总实物量严格成反比。针对等式(8),本文对影响纸币价格的因素作以下补充说明。
第一,纸币发行量的影响,即qc的影响。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如果纸币发行量变为原来的两倍,并且等比例地分配到原有的纸币持有者手中,那么只需所有商品的纸币价格变为原来的两倍,经济社会的运行状态就不会发生改变。但是实际上增发的纸币并不会等比例的分配到纸币持有者手中,并且增发的货币也不会以原来的比例投入到流通领域,更多的一部分以储蓄的形式贮藏起来。
第二,待售社会总产品的实物量,即qw的影响。在纸币发行量以及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如果所有商品的实物量都变为原来的两倍,那么只需所有商品的纸币价格变为原来的一半,那么就能实现全部待售商品的出售。但是实际上在商品价格变为原来一半的情况下,纸币持有者不一定会翻倍购买商品。
第三,交易效率的高低,这里要讨论的是m的影响。交易效率的高低取决于相关交易条件,而纸币平均流通次数实际上是被规定为商品总价格与流通中纸币总量的比值,二者没有必然的联系。假设一定时期内,待售商品的实物量不变,若交易效率过低导致全部纸币投入流通中,也无法在原有的价格体系下完成对待售商品的购买,那么将所有商品的价格下降一定的比例,有可能实现所有待售商品的出售。反之,假设一定时期内,待售商品的实物量不变,交易效率很高提前完成了对全部待售商品的购买,完成交易后纸币会被当作现金放置,换句话说在货币发行量、待售商品实物量以及商品价格不变的情况下,交易效率的提高不会导致纸币流通速度的变化,此时没有必要将所有商品价格提高一定比例使得纸币恰好全部投入交易之中。总之,过于低下的交易效率使得各个商品价格的下降具有必要性,而再高的交易效率也无需商品价格相应提高,因为这仅仅使得流通中的纸币量减小,纸币更多的以储蓄的形式存在。这里就可以看到,当交易效率足够高时,不是m的变化决定商品价格的变化,m只能被动地由其他因素决定。
第四,其他因素。例如供求状况,对于某一种商品而言,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需求增长导致该商品的纸币价格上涨,而供给增长导致该商品的纸币价格下降。本文旨在补充等式(8)在实际经济社会运行中的作用,对其他因素不作过多分析。
(四)纸币价格在一定范围内上涨的必要性
假设货纸币发行量保持不变,商品的交易效率不变。社会资本扩大再生产使得待售的社会总产品不断地增长,当一定时期内待售商品实物总量达到一定程度时,即使全部纸币投入流通之中,也无法在原有的价格水平下完成对待售商品的购买。在这种情况下,纸币的短缺会使得纸币的购买力上涨,直至全部商品价格降至一定比例使得流通中的纸币量完成对待售商品的购买。在交易效率不变的情况下,纸币发行量不变造成的交易媒介的短缺会延缓甚至阻碍商品交换的完成,进而会对经济社会的发展造成严重的障碍。然而,由于纸币发行的成本极低,这一现象只有在极其特殊的情况下发生,现代经济社会,纸币短缺只可能由于纸币持有者大范围的将纸币以储蓄的形式贮藏,而不可能是纸币存量存在短缺。
现实的经济社会中,生产者与消费者有着大量的库存现金或者储蓄,这实际上显示出在现有的纸币发行量以及交易效率下,能够完成对全部待售商品的购买。当然,除了纸币发行量之外,商业票据、信用卡等信用工具也加快了待售商品的出售,使得商品交换更多地关注于“需不需要购买”的问题,而非“有没有纸币用于购买的问题”。
由以上的分析可知,在一定范围内,即使待售的社会总产品的实物量上涨,也无需引起商品价格的下降。但问题是,现实的经济社会中,在社会资本扩大再生产生产出更多实物产品的同时,商品的价格却在上涨。这种上涨主要来自于纸币发行量的增长,而不是主要源于交易效率的提高。增加发行的纸币,当传导至各个消费者与中间产品需求者手中时,在原有商品价格不变的情况下,消费者与中间产品需求者相比之前更加富有,从而扩大消费需求。当需求的增长比例大于社会总产品的实物增长率时,供不应求就会使得商品价格上涨,这一上涨与交易效率以及流通中所需的货币量无关,取决于新增的货币发行量相对于实物增长使得各种商品呈现供不应求的状态。
资本的生命在于在不断地运动中进行价值增殖,只要增加纸币发行量并不引起严重的通货膨胀问题,一定程度的价格上涨对经济社会的发展是有利的。假设纸币发行过少导致了商品价格的普遍下降,那么资本用于投资就存在很大的贬值风险。显然,一定范围内的通货膨胀会提高资本用于投资的积极性,因为纸币如果永远处于储蓄状态,其购买力就会不断地贬值。
五、本文的结论
本文在白瑞雪、白暴力研究的基础上,补充以下两点,第一,单位纸币代表的价值量取决于哪些因素;第二,在价格提高与价值下降的同时,如何说明商品的价格仍然是围绕价值量上下波动。
单位纸币代表的价值量与社会总商品的价值量成正比,与流通中纸币数量与平均流通次数的乘积成反比。单位商品的价格的变化实际上并不意味着单位商品价值量的同步变化,单位商品的的价格所代表的价值量的变化仅仅取决于劳动生产率的变化,即取决于价值量的变化,正是从这层意义上讲,商品的价格围绕着价值量上下波动。
此外,本文指出不论金属货币在交换中,是否严格按照其包含的价值量进行等价交换,还是以其代表的价值量进行交换,随着社会生产水平的提高,金属货币本位都必将被纸币本位所替代。在现实的经济社会中,纸币的发行量需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使得纸币价格在一定范围内上涨,在提高资本投资积极性的同时,不至于引起社会动荡。
 
参考文献
[1]冯金华.价值、价格和产量:兼评所谓的“世纪之谜”[J].世界经济,2019,42(03):3-26.
[2]吴欢,卢黎歌.数字劳动、数字商品价值及其价格形成机制——大数据社会条件下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再解释[J].东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20(03):310-316.
[3]张江.价格形成理论的劳动价值论基础[J].中国物价,2015(03):59-61.
[4]肖殿荒.商品价值-价格矛盾解读[J].黑龙江社会科学,2015(01):81-87.
[5]高伟.西方马克思经济学价值—价格理论述评[J].马克思主义研究,2009(04):77-83.
[6]张忠胜.为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价格理论辩护——对唐思文教授质疑的质疑[J].当代经济研究,2008(11):26-28.
[7]许成安.价值理论分歧及“价值论”向“价格论”转化[J].经济学家,2007(01):124-126.
[8]郭小鲁.劳动价值论与供求价格论的统一[J].经济学动态,2003(04):25-27.
[9]朱奎.价值、价格与劳动[J].财贸研究,2003(02):12-16.
[10]滕建华.试论价格与价值、供求的关系[J].北方经贸,2003(01):7-8.
 
 
 


[1]闫境华,(1993-),女,辽宁朝阳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2019级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政治经济学
[2]白瑞雪,白暴力.劳动生产率与使用价值、价值和价格变化的辩证关系[J].政治经济学评论,2012,3(03):127-144.
 
[3]马克思,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