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丨杨承训:新发展格局下协调配置生产力统筹区域经济布局

  发布日期:2021-03-20  浏览次数:29   作者:杨承训

新发展格局下协调配置生产力统筹区域经济布局


杨承训


摘要:实现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大循环必须围绕化解“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这一主要矛盾展开,而攻克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问题是化解新时代我国主要矛盾的主攻方向,其中区域协调发展是重点问题,也是实现国内良性大循环的重大课题。在开拓耕地资源促进大农业发展、开发能源和矿产资源及优化全国生态布局等方面拓展最广阔的空间、集成全国的合力,协调配置生产力,促进区域协调发展。从长远持续发展考量,必须筹划水资源布局、治理沙漠、重构产业链和生态链的系统工程,大力发掘蕴藏丰厚的最大后备资源,开拓人口合理分布的辽阔原野,从根本上改善生态环境。完成这些浩大工程,要依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集中力量办大事等特有优势,促进生产力发展,统筹平衡短期利益与长远利益,形成规模化、组织化的建设力量,总揽全局、协同各方,着力加强科技创新,再创人类奇迹,为我国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历史性贡献。

关键词:新发展格局;区域协调发展;西部大开发;发掘后备资源;优化生态;发挥制度优势

作者:杨承训,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

来源:《经济纵横》2021年第2期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对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作了战略部署,提出“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1]这不仅是新发展阶段经济社会发展的指导方针,而且为实现经济社会持续高质量增长指明了方向。全面地看,实现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大循环必须围绕化解“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2]这一主要矛盾展开,保持国内大循环畅通并向纵深发展。其中,解决区域发展不平衡是一个重大课题,也是释放经济社会潜力、后劲的关键所在。鉴此,应深入领会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推动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3]的发展观。本文着重从协调配置生产力角度,研究区域经济布局对全国化解不平衡发展、保持大循环畅通的重大意义。

一、以“全国一盘棋”统一筹划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提升大循环时空维度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新形势下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总的思路是:按照客观经济规律调整完善区域政策体系,发挥各地区比较优势,促进各类要素合理流动和高效集聚,增强创新发展动力,加快构建高质量发展的动力系统,增强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等经济发展优势区域的经济和人口承载能力,增强其他地区在保障粮食安全、生态安全、边疆安全等方面的功能,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4]270-271这是新时代体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巨大优势的区域协调发展观,体现了“全国一盘棋”集成合力,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统一筹划的思想。由经济高质量发展决定,必须补上区域协调发展的短板。因此,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在“推动区域协调发展”部分着重强调“推动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推动东北振兴取得新突破,促进中部地区加快崛起”。

一百多年前,恩格斯在设想未来经济社会布局时提出,“只有按照一个统一的大的计划协调配置自己的生产力的社会,才能使工业在全国分布得最适合于自身的发展和其他生产要素的保持或发展。”[5]646这体现出:一是社会主义的基本任务是发展生产力;二是合理的区域布局是生产力发展的重要条件;三是只有克服了资本主义基本矛盾造成的恶性循环,才可能实现全国协调配置生产力;四是制定一个“统一的大的计划”必须有科学技术的指导,科学技术应当参与总体资源配置。当然,那时还没有实践经验,没有体现具体国度的针对性,只是一个设想。

列宁针对俄国国土幅员辽阔、地区发展不平衡的问题,特别强调,“使俄国工业布局合理,着眼点接近原料产地,尽量减少从原料加工转到半成品加工到制出成品等阶段时的劳动消耗。”“最大限度地保证现在的俄罗斯苏维埃共和国……能够在一切最主要的原料和工业方面自给自足。”[6]为此,最高国民经济委员会委托科学院对俄国自然生产力进行系统的研究和调查。列宁重视生产力布局和自然资源分布之间的密切联系,形成基本自足的生产供应系统(同时注重对外经济联系),并且依靠科研机构调查研究提出方案。但遗憾的是,之后的苏联工业化进程只在一定程度上注重了布局问题,总体上布局仍有重大偏颇(主要集中在西部),加之苏德战争初始阶段遭受很大损失,时至今日俄罗斯生产力布局不平衡的问题仍较为严重。

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继承马克思主义思想,结合中国实际,创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区域发展理论。习近平总书记对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区域发展规划作了概括分析,“新中国成立后,我国生产力布局经历过几次重大调整。‘一五’时期,苏联援建的156项重点工程,70%以上布局在北方,其中东北占了54项。后来,毛泽东同志在《论十大关系》中提出正确处理沿海工业和内地工业的关系, 20世纪60年代中期开展‘三线’建设。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实施了设立经济特区、开放沿海城市等一系列重大举措。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我们在继续鼓励东部地区率先发展的同时,相继做出实施西部大开发、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等重大战略决策。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提出了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共建‘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等新的区域发展战略。下一步,我们还要研究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问题。”[4]269-270

迄今为止,我国区域发展不平衡的状况虽有很大改善,但仍未根本改变。这既是问题,也是潜力,国内大循环需要在区域协调、平衡发展方面持续、顺畅运行。从时间维度看,需要在大循环中实现永续发展,扫除生产、分配、交换、消费几大环节良性循环的障碍。从空间维度看,需要开发地区失衡中所蕴藏的活力和资源,充分发挥“全国一盘棋”的巨大合力,使全国人民普遍满足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依托国内丰富资源和愈加扩大的国内市场构建自身的产业链、供应链,在大循环良性运行中加速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同时加固参与国际大循环的根基。

二、协调配置生产力助推区域协调发展,提升大循环质量

我国各大区域间自然禀赋、经济发展、人口分布悬殊,地势西高东低。按照“胡焕庸线”划分,东南部43.8%的国土生活着94.1%的人口,西北部56.2%的国土居住着5.9%的人口。“胡焕庸线”东侧以平原、丘陵为主,受东南季风影响,农耕经济发达;西部以草原、高原、沙漠为主。这是1935年的情况,虽经过八十多年的巨大变化,但区域发展的悬殊情况仍然存在,制约了我国整体经济发展质量和规模。在此背景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如何“按照一个统一的大的计划协调配置自己的生产力”?就需要以问题为导向,从中国的实际出发,科学地进行顶层计划。从资源的短板看,我国人口众多与暂时资源短缺形成突出矛盾。如,我国人均耕地少,且分布不均,南方气候适宜农业发展的省份,人均耕地只有几分地;中部产粮区人均耕地一亩多,但随着农民外出打工潮兴起,农业逐渐成了副业;东北土地较多,是最重要的产粮区,但气候偏冷,粮食作物生长期较长。再如,我国人均水资源量只有世界人均的四分之一,且80%集中在南方,北方的中西部地区特别是西部地区严重缺水,导致许多地方生态脆弱。现时已出现反差:从经济发展、开放程度看,东高西低;从地势梯度、资源蕴藏量看,西高东低,还出现了一些新的分化(南北反差较大)。现阶段的发展靠东部地区拉动,长远的后劲则靠西部地区提供。

(一)开拓耕地资源促进大农业发展,保障粮食安全

习近平总书记对全国春季农业生产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越是面对风险挑战,越要稳住农业,越要确保粮食和重要副食品安全。”[7]我国人多地少,耕地资源分布又极不平衡,但粮食产能站稳了1.3万亿斤台阶,用世界9%的耕地养活了世界近20%的人口。“十四五”期间确保18亿亩耕地,全面落实15.46亿亩以上永久基本农田和14.2亿亩以上的谷物种植面积,需要付出不懈努力。长远来看,农民单靠人均一亩三分地难以获得真正的资本积累。现阶段,很多农民的主要收入靠进城打工,只有少数种粮大户、养殖大户从事规模化农业,80%以上仍是小户农业或经营耕种,且规模化生产的农户的收入水平与城市居民相比也存在较大差距。农民生活水平在达到小康后,要全面赶上城市居民的收入水平仍有很多短板需要补。

从长远看,可以通过提高原有耕地生产力水平和扩大耕地面积确保我国粮食自给有余,但边际效益递减规律决定生产力水平的提高是有限度的。因此,应将扩大耕地面积作为保障粮食安全的重要路径。但东南部土地后备资源已经越来越少,而现有的耕地也不能过度索取(包括东北地区许多优良耕地面临耕种过度的情况),真正的大量后备土地资源主要蕴藏在西部地区。西部地区土地广袤,但荒漠较多,目前仍有920个沙化县、172万平方公里的沙化地。导致此类现象的主要原因是水资源匮乏。因此,应注重研究和实施全国性水资源协调配置的大课题,推进实施调水工程,探讨红旗河西水北调,引雅鲁藏布江水入新疆和相关地区的可行性,推进雅鲁藏布江下游水电开发工程,使沙漠变良田,争取几亿亩耕地的长远开发。推广内蒙古、陕西等地的治沙经验,充分开发西部地区这一土地资源宝库,增加农作物耕种面积。戈壁沙滩等不宜种粮的土地,可开拓为林地、草原,发展林下产业和畜牧业,通过多种途径改善农业供给。迄今为止,内蒙古的荒漠化治理已达到70%,但潜力仍然很大。如,利用袁隆平团队开创的盐碱地种水稻等科研成果扩大耕地面积,通过科学的区域协同开发化解地区不平衡和资源短板问题。

(二)统筹矿产资源,协调开发保障能源安全

我国矿产资源丰富。以能源而论,我国东部(特别是海洋)、中部和西部地区都发现多处传统能源和新能源富矿点(如可燃冰、热干岩等),其中西部地区的煤炭、石油、天然气最为丰富,但因埋藏较深或质量差异,开采还有技术上的困难需要突破。我国每年进口石油1.7亿吨,对能源出口国依赖性较强,天然气也是如此。为保障能源安全,我国应统一筹划东中西和东北地区能源开采,先易后难,有计划地开发。借鉴鄂尔多斯等地的技术和成功经验,适当转移中部地区的采煤力量,运用先进的开采技术开发西部矿藏。发展气化工程,鼓励煤炭资源利用向气化、电化、清洁化路径探索。全国矿产资源丰富,已探明储量的矿藏就有156种。特别是塔里木盆地、准格尔盆地、柴达木盆地等西部地区,蕴藏的矿产有138种,在45种主要矿产中,西部地区有24种的储量占50%以上,有11种的储量占35%50%。我国应尽快创新开采技术,将新疆等地的地下煤炭自然火(“地火”)转化为有用能源。我国西部地区水电资源丰富,从发源地唐古拉山到入海口上海,长江的落差达到6000多米,绝大部分在西部的长江上中游,而三峡大坝仅利用了其中的175米,应注重重力势能向可利用能源的转换。据估算,在长江上中游,约可建设20个水电站,为全国提供约1/7的供电。在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中,尽可能通过协调开发建立多地矿产基地,保证能源安全不受威胁。

(三)协同构建区域产业链、供应链,逐步形成链条化经济

在高科技飞跃发展的新时代,必须树立链条化经济发展观念。我国区域广袤、特色多样,符合构建区域产业链、供应链的条件。如,对自然资源的加工可尽量接近产地,减少运输,凡能在本地加工的即在近处进行多层次加工,或与邻省区域协作,并充分利用机械工业提升产业链现代化水平。农业、工业产品加工链应着重通过区域协同构建国内产业链和运输链。诸如稀土等贵重资源需构建独有的特殊产业链,有利于生产制约国外垄断资本的高端产品。同时,强化运输系统,建立全国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尽可能畅通供应链,增加供销交流渠道,使市场在企业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注重科研人才、技工等人力资源“孔雀东南飞”的现象,在中西部等地打造培植人才高地。以国内区域协调的大循环系统为主体的同时,促进国际循环产业链、供应链水平提升,全面扩大沿海、内陆、沿边地区的多种形式对外开放。

我国省区地域比较广大,特别是新疆、内蒙古、青海、西藏、甘肃等省区。各地区内部也都存在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应注重各区域内部的中小层次循环。首先,合理分工、协同发展,尽可能建立小区域之间的联结,做到既突出特色,又联合发展,包括县域经济也要逐步形成链条化经济,发展不同规模和覆盖范围的城市群,以及城镇联合体,构建区域内部小层次循环的企业经济链,从而形成多层次循环集成的合力系统。其次,在相对平衡中培植新的不平衡,即增长极,如构建城乡网络,以点带面,以链促产,再实现新的平衡,循环往复,实现螺旋式上升,这也是区域协调发展中利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部分。

(四)加强生态建设协作,处理好优化生态与高质量发展的关系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完善空间治理。要完善和落实主体功能区战略,细化主体功能区划分,按照主体功能定位划分政策单元,对重点开发地区、生态脆弱地区、能源资源地区等制定差异化政策,分类精准施策,推动形成主体功能约束有效、国土开发有序的空间发展格局。”[4]271-272《建议》进一步提出“推动绿色发展,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具体部署。

加强生态建设协作,处理好优化生态与高质量发展的关系是区域协调发展的原则,优化生态和分块治理是我国时代特点,彰显社会主义优越性,是实现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重要内容。近年来,我国一直将改善生态环境作为全国攻坚战,经过多年治理,总体已大有改善,但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如,西部地区生态状况不平衡,仍存在生态脆弱区,对我国生态治理有直接和间接的影响。因此,西部大开发不应重复以往的发展方式,应重点保护生态、改善生态,科学地配置资源,注重把保护、改善生态与合理开发统一起来,形成互相促进的经济发展战略。如,推广鄂尔多斯、库布其沙漠的绿色治理经验,以水治沙,保持科学合理的适度开发耕地、林地、草地,既可改善气候、土壤、空气质量,又能促进种养殖业发展。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谈及人对自然界不能过度索取,提出“动物界仅仅利用外部自然界,简单地通过自身的存在自然界中引起变化,而人则通过他所做出的改变来使自然界为自身服务,来支配自然界”的观点,此处特别加了一个注释:“通过改良实现”[5]383。也就是说,生态是可以改良的,只是需要科学的方法和手段,如果能够实现水资源的合理配置,适度开发,再加上循环利用(如对稀土的开发已经采用了循环利用的新技术),完全能够把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同地下、地上的资源开发统一起来。实际上发展大农业本身就是优化生态的过程;沙漠的改造也能够扩大绿化面积,对空气、河流都有很好的影响。改善生态环境有利于创造宜居环境,不仅有利于开拓就业空间,也有利于人口合理分布,优化人口的空间布局。

注重粮食生产基地的生态保护。以东北地区为例,东北工业基础雄厚,自然资源丰富,又是粮食生产的重要基地,对东北的深度开发要与有效改善生态环境辩证统一起来。如保持、恢复、优化东北的黑土地,就是二者统一的重要方面。恩格斯指出,“城市和乡村对立的消灭不仅是可能的,它已经成为工业生产本身的直接必需,同样它也已经成为农业生产和公共卫生事业的必需。只有通过城市和乡村的融合,现在的空气、水和土地的污染才能排除,只有通过这种融合,才能使目前城市中的病弱的大众把粪便用于促进植物的生长,而不是任其引起疾病。”[8]这一重要思想不仅适用于东北生态保护与开发,也适用于各粮食生产基地的生态保护。而这种生态保护与开发的互相促进,必须依靠全社会科学协调生产力和合理的城乡布局。在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的统一规划下,区域协调是化解我国新时代主要矛盾的重要举措,也为充分发展开拓了巨大空间。区域协调发展可产生新的生产力,可视为发展可持续的时空生产力、生态生产力,是促进新时代经济社会大循环格局形成的重大课题。

三、依靠制度优势和科技创新促进区域协调发展

我国具有开展区域协调系统工程的制度优势,即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

第一,我国社会主义制度本质决定发展是为人民,统筹人民的短期利益和长远利益。中国共产党始终把人民的利益、人民的生命、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摆在第一位,充分利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优势,想人民所想、急人民所急,从近期到远景统筹发展生产力以满足人民的需要,这是实现区域协调发展的动力所在。《建议》中包含的长远开发的设计谋略,充分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并且一张蓝图绘到底。

第二,我国能够“全国一盘棋”集中力量办大事,克服企业内部有组织性和市场配置资源的矛盾,没有利益集团之间、区域之间、民族之间的利害冲突,上下一条心以国家体制谋划和实施促进社会生产力发展,这就是恩格斯所讲的按一个“统一的大的计划”协调配置生产力,科学合理地铺开全社会布局的要求。高质量发展海洋经济,促进各地区突出发展特色经济,形成合力,克服区域资源禀赋不平衡的重大问题。与此同时,面对区域发展难点,集中力量开展科学技术攻关。从实际情况看,盐碱地的开发、水质的清洁化、戈壁沙漠的根本治理、生态的改善、优化高原地区的特殊环境等,都采取集中科技力量攻坚克难的模式,创造世界先进成果,开辟新时代技术革命的新境界。我国已经积累了诸多科技创新奇迹,如适应冻土地带的施工工程质量、沙漠地区的绿化等,都取得了史无前例的重要科技成果,是我国创新发展、绿色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三,我国利用社会主义国有经济掌握国家经济命脉的优势,组织庞大的建设力量。从三峡水利枢纽工程、海岛建设工程等浩大工程“三线”建设到现在的西部大开发,都发挥了国有企业全民所有制作为中流砥柱、骨干力量的优势。今后广大西部地区水资源布局、矿产能源资源开发、改造沙漠、优化生态等巨大系统工程,同样要发挥国有经济的优势。借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经验,组成国有的规模化大农业企业,带动集体合作经济,根据农业生产力的特点优化内部组织结构。同时,构建多层次的产业链、供应链,进行农林牧渔产品深加工,先试点再扩面,合理布局城乡协调发展。对于不适宜居住地区的居民实施整体移民,以政策优待吸引组团式迁入相结合,保证较好的生活环境和有组织的开发,避免由分散移居造成的紊乱和不稳定弊端,使之成为新的美好家园。

实施“全国一盘棋”区域协调发展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最重要的必须依靠党的统一领导,总揽全局、协同各方,充分调动各种积极因素。比如,我国统一有序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其重要特点就在于党的领导,这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大优势。因此,全面协调我国区域发展必定能够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历史性贡献。

_____________________

参考文献:

[1]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EB/OL].[2020-11-03].中国政府网,http://www.gov.cn/zhengce/2020-11/03/content_5556991.htm.

[2]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EB/OL].[2017-10-27].中国政府网,http://www.gov.cn/zhuanti/2017-10/27/content_5234876.htm.

[3]习近平:推动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EB/OL].[2019-12-15].中国政府网,http://www.gov.cn/xinwen/2019-12/15/content_5461353.htm.

[4]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20.

[5]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6]列宁选集:第3[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569.

[7]习近平:越是面对风险挑战,越要稳住农业[EB/OL].[2020-02-26].人民网,http://m.people.cn/n4/2020/0226/c190-13722877.html.

[8]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647.




微信关注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政治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如有任何意见或问题,请发Email至cape@ruc.edu.cn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474号